格雷伯:我们为什么没等来“飞行汽车”

2020-09-09 16:24

Greber在2012年3月,发表了一篇名为“关于飞行汽车和利润下滑”的著名文章。他在这篇文章中质疑了2000年后人们对“我们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技术乌托邦”的思考,并提出了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技术并没有加速,相反,自70年代以来,世界上的技术创新开始受阻,一切都在放缓。50年代人们许诺的飞行汽车,火星上的穹顶度假,以及机器人工厂这类新技术,现在看起来都是荒唐的幻想,近几十年来,他们投资于研究,从制造更好的火箭和机器人到激光打印机和计算机X射线轴向层次化成像扫描仪,制造了无限复杂的“模拟”技术。同时又产生了另一种幻觉,即把原本令人失望的事情,装扮成划时代的、激动人心的、新鲜的事情。同时,真正创新的技术并非以市场为导向,而是对监控、工作纪律和社会控制最有利的。电脑并不会带来50年代人们预言的乌托邦工作的终结,生产线转向了劳动力廉价的全球南方。面对无限的提案和专利,大胆的狂妄自大不再被鼓励。那是什么在阻碍世界的科技进步?什麽才能把「诗意科技」变成「官僚主义科技」?


未来飞行汽车

这架飞机给我们带来了一个神秘的问题,让我们感到失望,同时也违背了我们童年时对成人世界所作的承诺。这并不是指孩子们总是被要求有标准的错误承诺(关于世界怎样才能公平,或者努力工作的人怎样才能获得回报),而是特别的一代的承诺——50、60、70或者80年代的孩子们——这些承诺从未被完全表达为一种承诺,而是关于我们将来的成人世界将会是怎样的设想。由于以前从未许诺,现在也未能兑现,我们感到困惑——愤怒;但同时又为自己的愤怒感到难堪,因为我们曾如此愚蠢地相信我们的长辈。总之,飞车在哪儿?20世纪中后期长大的其他孩子们,如力场、牵引光束、传送舱、反重力滑板、三录仪、长生不老药、火星殖民地,都认为现在应该存在的技术奇迹在哪里?甚至那些看起来即将出现的发明,如克隆技术或低温学,最终都会背弃它们崇高的诺言。他们有什么毛病?


对这一“也许不应该这样”的不安,人们通常会把它放在一边,坚称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而且把期待更多的事情当成一件蠢事。噢,你指的是《杰森一家》(Jetsons)里面的那些东西?"我被问及,好像有人这么说,但这只是为了给孩子们看!我们成年后自然会明白,《杰森一家》所展示的未来就像《摩登原始人》中石器时代那样精确。


实际上,即使是在七八十年代,像《国家地理》和史密森学会(theSmithsonian)这样冷静的人,也曾告诉过孩子们即将建立空间站和探访火星。科学幻想电影的创造者们曾经提出一个特定的日期——通常不会超过一代人,来描绘他们的未来幻想。一九六八年,StanleyCubrick认为,观众会自然而然地认为,仅仅过了三十三年之后的2001年,我们就能实现月球商业飞行,像城市一样的空间站,以及具有人类特征的电脑能让冬眠宇航员在飞往木星的途中保持活力。录像机是这部电影中唯一可以实现的新技术,在放映时,它在技术上已经成为可能。2001可算是个奇迹,但是星际迷航呢?“星际迷航”这个神奇的故事也发生在60年代,但是这个节目一直在重现,观众在2005年在“星际迷航:航海家号”中试图弄清这样一个事实:按照该节目的逻辑,自从90年代的优生优育战争以来,世界正在从对基因超人的统治中逐渐恢复。


1989年,《回到未来2》的创作者们认为2015年的青少年们将会拥有飞行汽车和反重力滑板,他们不知道这是一个预言还是玩笑。


(图/文编译:飞行汽车 http://www.flycar.com.cn/)

本文地址:格雷伯:我们为什么没等来“飞行汽车”

声明:未经原创作者飞行汽车网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否则将视为侵权,本站依法保留追究权!

分享到:
友情链接
© 2005 - 现在 飞行汽车网 苏ICP备1901393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jubao@flycar.com.cn
© 2005 - 现在 飞行汽车网 苏ICP备1901393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jubao@flycar.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