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汽车概念股暴跌

2024-01-22 19:32

据航空之家报道,近日,eVTOL飞行器概念一度成了市场炒作的焦点。所谓eVTOL飞行器,即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这是一种电动化且不需要跑道就可垂直起降的飞机。

又或者说,并不局限于飞机。比如——飞行汽车。

从前,只听过猪上树,还没听过车上天。在大A股,果然只有想不到的,没有炒不了的。

1月16日,光洋股份(002708)、长源东谷(603950)等概念股均以涨停收盘。

20240122193345601.jpg

不过,稍稍动动脑子,不用太多,一点点脑细胞即可,你就会发现,炒作飞行汽车,简直就是个笑话。

一、频传利好,报喜不报忧

飞行汽车,听起来挺科幻,但其实并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世纪初期,就有工程师尝试将汽车和飞机结合起来。1917年,美国航空先驱格伦·柯蒂斯制造了一款名为Autoplane的飞行汽车,被视为是飞行汽车的鼻祖。不过它并没有实现真正的飞行,只有短距离的飞行式跳跃。

百年后的今天,传统跨国车企如通用、保时捷、大众等,国内车企如吉利、小鹏、广汽等,以及科技巨头公司如谷歌、英特尔、优步等,都已经涉足飞行汽车的研发,并且时不时传来一些新突破。

比如,2023年初,吉利(HK0175)旗下的沃飞长空已经完成了5座级eVTOL AE200的首飞。2023年10月小鹏(HK9868)汇天发布分体式飞行汽车“陆地航母”,并将于2024年四季度开启预定,计划于2015年四季度量产交付。照此发展,打“飞的”的日子似乎真的已经不再遥远。

只是以上种种利好,却未免有些报喜不报忧。

首先,从技术层面来说,并不是能上天就意味着技术已经成熟。垂直起降技术、飞行控制技术、安全保障技术等,都需要大量的研究和试验,以确保产品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汽车出故障可以停在半路上,但若汽车上天后半路故障怎么办?直接砸在马路上?

其次,就算技术可以逐渐成熟,成本又是否可控?

飞行汽车说到底,其作用就好比人手一架私人飞机。现在私人飞机是买不到吗?当然不是,只是我们买不起。

第三,就算终有一日,成本也能逐渐降到可接受范围,但飞行汽车颠覆的是全行业。

往小了说,驾驶证要换成飞行证;往大了说,高空飞行涉及隐私安全。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体验,夏天到北戴河旅游,连风筝都是严禁携带的违禁品。

未来,飞行汽车恐怕只有两种结局,要么技术并不成熟,只能当一个大号玩具;要么过于成熟,只能限定用于特定应用场景。

然而,在万里长征刚迈出第一步的当下,就开始炒作飞行汽车概念,真的合适吗?

二、空有概念,转瞬跌停

回到公司本身来看,开头提到的光洋股份和长源东谷,虽因飞行汽车备受关注,但其实并没有相关收入。

光洋股份和长源东谷与飞行汽车的关系是:长源东谷收到了国内某知名飞行汽车公司签发的《定点开发通知书》。光洋股份也是获得了小鹏汽车X3项目定点。

不过,定点合作通常只是初步接洽,并不是正式订单。

根据光洋股份在互动问答平台回复,到2023年10月10日,飞行汽车项目客户仍处于调试验证阶段。

而即便合作能够顺利落地,飞行汽车本身就前途渺茫,而主业连连亏损、一直在烧钱的小鹏更是泥菩萨过河。小鹏自登陆资本市场以来,从未实现盈利。2023年Q3继续亏了90亿。

1月17日,也就是光洋股份和长源东谷因飞行汽车涨停的次日,光洋股份股价随即下跌1.55%,长源东谷则直接吃了一个跌停。

可见,飞行汽车概念之离谱,连一贯不按常理出牌的大A股都招架不住。

三、主营业务,看不到希望

抛开飞行汽车概念,光洋股份和长源东谷主营业务都是汽车零部件,不过二者成长性却有不同。

1►长源东谷

长源东谷主营发动机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包括缸体、缸盖、连杆等。

商用车是长源东谷的重要市场。2023年,随着商用车销量有所恢复,长源东谷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30.22%,乍一看一片向好。

但是,理一理背后的因果关系就会发现,近几年,商用车市场主要系国五切国六导致出现了周期波动(2020-2021H1商用车大搞降价促销,市场空前景气;2021H2-2022年国六政策落地,商用车销量骤减;2023年前期需求透支影响逐渐减弱,叠加疫情后经济逐渐复苏)。而若剔除周期影响,商用车销量早自2010年就已疲软。

进一步来看,自2017年以来,整个汽车市场增长也已乏力。如今汽车行业唯一的亮点就是新能源汽车。2023年以来,随着新能源汽车加速放量,汽车整体销量又有上升趋势。

但可惜,长源东谷的主营产品是发动机零部件,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并没有用武之地。

这也就意味着,2023年长源东谷的景气,注定是短暂的。

2►光洋股份

再来看光洋股份。光洋股份主营轴承、同步器(齿毂、齿套、结合齿等)、行星排等产品,主要应用于汽车发动机、变速器、离合器、重卡车桥、底盘轮毂及新能源汽车电机、减速机等重要总成。

从业务结构来看,光洋股份比长源东谷多了一项新能源汽车切入点,只是业绩却不理想。2020年,光洋股份扣非净利润只有502.58万,扣非净利率只有0.35%。

光洋股份迫切进行业务转型,于2020年12月29日收购了威海世一电子有限公司、威海高亚泰电子有限公司100%股权,增加了电子线路板、电子元器件业务。

不过目前来看,电子业务根本就是来拖后腿的。

电子业务下游主要面向手机等消费电子厂商,近年来消费类电子需求急剧下降。2021年,也就是威海世一电子、威海高亚泰电子并表后的第一年,就出现了较大的经营亏损,电子业务毛利率达-60.89%。

据光洋股份解释,亏损主要是由于2021年仍属于复工复产及产能爬坡的阶段。然而2022年、2023年H1,电子业务亏损仍在继续,毛利率分别为-152.75%、-67.74%。

据介绍,如今光洋股份正在加快调整产品结构,积极拓展新能源汽车项目。但似乎收效甚微。2021年、2022年、2023年Q3,光洋股份分别实现扣非净利润-1.23亿、-2.47亿、-9674.54万,已连亏近三年。

总体来说,长源东谷和光洋股份的主业都稀巴烂。或许正因如此,才使飞行汽车成了全村的希望。只是这些玩飞行汽车的企业,只怕也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纵使知道前途渺茫,但打上科技的标签,总归是个“不错的故事”。

有人愿意听、愿意信,就够了。

可惜,大盘都破2800了,还有人信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2005 - 现在 飞行汽车 苏ICP备2022006245号

仲航航空集团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jubao@flycar.com.cn

© 2005 - 现在 飞行汽车 苏ICP备2022006245号

仲航航空集团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jubao@flycar.com.cn
未经原创作者飞行汽车网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内容,禁止复制!